亚搏竞技二打一斗地主

人不只为自己活还要赋予生命更多意义

人不只为自己活 还要赋予生命更多意义

临近年末,讨论死亡话题让人颇感沉重。从古至今,追求永生几乎是人类共同的心愿,但没有人能与流逝的时光抗衡。

不论是垂暮的老人,还是风华正茂的青年,面对死亡话题时,都需要巨大的勇气。因为人并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活,还需要赋予生命更多意义与价值。正如英国心理学家哈夫洛克·埃利斯所说,“痛苦和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,抛弃它们就是抛弃生命本身”。直面现实,鼓起勇气劈开眼前的荆棘,笑对人生的各种挑战,才是从容面对困境的姿势。没有人不惧怕死亡,但如果一个人体悟过生命的意义,创造过诸多人生价值,拥有美好的感情世界,他将会活得更精彩,即便面对死亡,也可以无憾。

对于南京大学和同济大学,可以看出,两所高校其实优势很明显,南京大学强于文理,同济大学胜在工科。如果学生喜欢工科中的土木、建筑等学科,看重就业,同济大学可以选择。如果学生喜欢文理科,热衷基础科学领域研究,那么南京大学无疑最适合。从现阶段来看,虽然南京大学是“华东五校”最弱的,但是不管从学校的知名度、整体实力还有录取分数线来看,南京大学还有着不小的优势,短期内同济大学无法比肩更不用说超过了。

对年轻人而言,死亡是个既陌生又熟悉的话题。告别逝去的生命,往往会有一种特别的仪式感,进而更深刻地理解生命的尊严。

南京大学在文理科方面整体上要比同济大学更强,但是在工科方面,同济大学整体实力更胜一筹,尤其是同济的土木、建筑、车辆工程、交通等学科几乎“碾压”南京大学,德语、工业设计也非南京大学可以匹敌。

其实,中国传统文化一直讳谈死亡,孔子也说“未知生,焉知死”,哲学家李泽厚也认为中国文化更偏重现世体验的“乐感文化”,而缺乏西方文化“向死而生”的观念与彼岸意识。但不论时代与国籍,人们普遍对死亡有一种敬畏感,它或许来自本能的恐惧,也可能来自审慎思考后的清醒,从根本上讲,正是因为生命是有限的,我们才要更有价值地活着;正是由于人生总有终点,才更要努力活出生命的精彩。

对南京大学“华五”地位冲击最大的是上海的同济大学,这所上海实力排第三的高校,有985、双一流A类高校光环,又位居上海,实力已经足够强大。从录取分数上来看,南京大学毫无疑问占据优势,以山东2016到2018年的文理科录取分数来看,南京大学要比同济大学高十几分,但是近年来,在部分省份,同济大学的录取分数线已经接近,甚至超过了南京大学,这成为一个重要的信号。

2016年2月19日,知名青年学者江绪林博士自缢身亡,令知识界内外大为震惊。江绪林生前不仅是华东师大的老师,也是活跃在人人网、豆瓣网等平台上的知名学者,我时常在凌晨时分看到他在网上发的读书与思考心得,他精读黑格尔哲学后写下的随笔,也对我启发甚多。每逢交流,我都受益匪浅。他的离去,让我深感惋惜与痛心,也刺激我反思生命的意义。

而南京大学,在这五所高校中就显得比较低调了,虽然曾是赫赫有名的亚洲第一大学中央大学,但是如今经历拆分,实力确实不比以前。不管是录取分数还是综合排名还是社会影响力,南京大学都已经成为了“华五”中的最弱一级,因而也有了“华五拖油瓶”和“华五守门员”之称。

我依稀记得7年前参加四爷爷葬礼时的场景。那是一个严寒的冬日,在山东菏泽农村老家,午后稀薄的阳光慵懒地洒在院子里,低沉的哀乐四处回荡,远亲近邻都来给老人送行。四爷爷在农村过了一辈子,从始至终就是个淳朴而普通的农民,他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业,像每一个普通人一样,过着安贫乐道的日子。他或许不了解太多外面的世界,却是一个对亲友真诚有爱、面对生活踏实认真的人,在村民的评价里,他“孝悌忠义”。这难道不是老一辈中国农民的典型写照吗?或许,告慰逝去亲人的最好方式,就是在有限的生命里给予活着的人更多关爱,更加认真负责地看待人生。

对于南京大学和同济大学你怎么看?同济大学未来能否超过南京大学呢?